古代「角室」的發現揭示了在阿拉伯西北部神秘石頭建築中舉行的儀式

by 新聞合作
  • 最近發表的兩項研究中詳細介紹了在新石器時代建築「石室」內發現疑似的祭祀供品,及其性質和意義。角和頭骨碎片的放置表明了一種深層信仰的複雜表達方式
  • 該研究作為全球重要的考古工作之一,得到歐拉皇家委員會的支援
  • 首屆歐拉世界考古峰會將於 9 月 13 日開幕,迎來各個領域的領導人

沙烏地阿拉伯歐拉2023年9月13日 /美通社/ — 兩項由歐拉皇家委員會 (RCU) 支援的考古發掘的最新結果表明,在公元前六千年晚期,阿拉伯西北部的新石器時代居民舉行了「複雜而精密的儀式活動」。

The team led by Dr Wael Abu-Azizeh excavates the chamber that contained “an exceptional discovery” of skull and horn fragments. Credit: Muhammad Al-Dajani / RCU
The team led by Dr Wael Abu-Azizeh excavates the chamber that contained “an exceptional discovery” of skull and horn fragments. Credit: Muhammad Al-Dajani / RCU

這些發現史無前例,讓人們對阿拉伯西北部古代人民的社會、文化和精神背景有了更廣泛的了解,開闢了全新的視野。

研究人員強調了這一儀式可能具有的集體特徵,以及人們有可能專門前往被稱為石室 (mustatil) 的史前石頭建築舉行儀式,該儀式代表已知最早的朝聖傳統之一。此外,動物祭品中家畜的比例更高,證實了該族群的遊牧性質,其成員可能是為了建立社會紐帶和/或作為領地的標誌而建造這種石室。

石室是一種具有低矮石牆的大型露天矩形建築。透過空中勘測,研究人員已在阿拉伯半島北部發現了 1,600 多座此類建築。儘管最初對這些建築的功能一無所知,但自 2018 年以來的發掘工作表明其具有儀式意義,並讓人們對這種儀式有了日益加深的了解。

這兩項研究的結果已經過同行評審,並於近期發表。Archéorient 實驗室和法國里昂第二大學的 Wael Abu-Azizeh 博士領導了其中一項研究。在歐拉皇家委員會 (RCU) 考古學主任 Rebecca Foote 博士帶領專家團隊編輯的《Revealing Cultural Landscapes in North-West Arabia》一書中,對該項研究進行了介紹。另一項由澳洲悉尼大學 Melissa Kennedy 博士領導的研究於 3 月份發表在《PLoS One》雜誌上。

Abu-Azizeh 的研究

Abu-Azizeh 博士在 2018 年代表 Oxford Archaeology 進行了一項發掘工作,在位於歐拉東北部的 IDIHA-0000687 遺址的石室中出土了「角室」,其歷史可追溯到約公元前 5300-5000 年。角室的尺寸為 3.25 x 0.8 米,位於這座 40 x 12 米的石室西端,這座石室比大多數石室要小。

他和他的團隊在「角室」內意外發現了角和頭骨碎片,這些角和碎片在地面上密密麻麻地鋪了一層,深度在 20 至 30 厘米。他們寫道,這是「北阿拉伯新石器時代的背景下,獨一無二且前所未有的組合」。

其中約 95% 的角和頭骨碎片來自家畜,包括山羊、綿羊和牛,其餘來自野生物種,包括瞪羚、努比亞羱羊和原牛(一種現已滅絕的家養牛祖先)。在角和頭骨碎片的下面是一層薄薄的樹枝墊層,這個墊層會在儀式開始前先鋪在角室的砂岩地面上。

研究人員據此推斷,角和頭骨碎片可能是在一次儀式中放置於此。在對儀式初步重構的過程中,他們推斷牧民在此聚集,並攜帶祭品用作儀式表演。為了到達角室這個莊嚴的狹小空間,他們要逐一穿過狹窄的門道和帶壁爐的小前廳,代表他們的社會群體獻上祭品。这些被集體囤積的祭品展示了更廣泛社會群體的凝聚力。

研究人員寫道:「根據遺骸的數量、所代表生物的多樣性以及特殊的保存狀態,這批遺骸的構成是該地區考古記錄中獨一無二、前所未有的發現。這些堆積的遺骸經過解讀,證明這裡曾經舉行過複雜、精緻的祭祀活動…」

Kennedy 的研究

當時在西澳大學的 Kennedy 博士帶領團隊在 2019 年啟動了第二項研究,他們開始前往歐拉以東密佈的砂岩峽谷深處,在 IDIHA-0008222 遺址挖掘石室。與 Abu-Azizeh 的團隊一樣,他們也發現了佈有角和頭骨碎片的角室,儘管角和碎片的數量沒有那麼多,但其歷史可以追溯至公元前約 5200-5000 年。此外兩者間還存在其他差異:這裡的骨頭似乎是在一兩代人的時間內分成三個或四個階段放置,而不是一次性全部放置。

大多數角和頭骨碎片來自牛,還有一些來自山羊。研究人員寫道,這一發現是「阿拉伯北部馴化牛和山羊的最早證明之一」。

在神社的中心有一塊直立的石頭,被認為是儀式的中心。大部分的角和頭骨碎片都被放置在這塊 0.8 米高的立石周圍。研究人員將這塊石頭解讀為聖石,即「人類與神靈之間的媒介,代表著新石器時代未知神靈或宗教觀念或用於顯靈,動物的角和骨頭則被作為還願的祭品放置於此。」這是阿拉伯半島已知最早的聖石之一。

研究人員進一步指出,跨越多年對該神社的重複使用「代表了在阿拉伯半島目前發現的最早的「朝聖」或重複參拜神社的例子之一。」

有趣的是,他們提出假設,石室的設立可能有其生態基礎。阿拉伯氣候在全新世中期愈加乾旱;變化不定的小氣候使得遷移變得必不可少且養殖成為可行的選擇。這個儀式可能旨在確保土地肥沃和雨水不斷,而石室可能就位於乾谷等水源附近,以確保水的供應。研究的作者表示,這是未來研究的一個關鍵途徑。

歐拉皇家委員會 (RCU) 考古和文化遺產研究主任 Rebecca Foote 博士表示:「RCU 已啟動了全球最大的考古研究專案之一。當前在歐拉和海拜爾的 12 項調查、發掘和專業專案正深化我們對該地區過去的環境、土地使用和人類居住状况的理解。目前已發掘出豐富的文化景觀,包括殯葬大道、石室、古城、10 種語言的銘文、巖畫和複雜的農業實踐。歐拉是考古活動的樞紐,首屆歐拉世界考古峰會將進一步提升其地位。」

歐拉世界考古峰會

隨著 RCU 將於 2023 年 9 月 13 日至 15 日舉辦首屆歐拉世界考古峰會,作為考古活動中心的歐拉,其地位將進一步得到提升。

該峰會是推動考古學和文化遺產管理與其他學科接軌的平台。來自學術界、政府、非政府組織、產業界的領導者,以及代表下一代考古學家的年輕人齊聚一堂,這次峰會將不僅為考古界增光添彩,有助於保護共同的歷史,還將開啟更大的反思空間,促進思考考古學以及更廣泛意義上的文化遺產能為社會轉型做出哪些貢獻,以及如何做出貢獻。

有關峰會的更多資訊,請瀏覽 https://www.worldarchaeologysummit.com。

關於歐拉皇家委員會

歐拉皇家委員會 (RCU) 於 2017 年 7 月根據皇家法令成立,旨在保護和開發沙烏地阿拉伯西北部具有突出自然和文化意義的歐拉地區。RCU 的長期計劃概述了一種負責任、永續和敏感的城市和經濟發展方法,在保護該地區的自然和歷史遺產的同時,將歐拉打造成理想的生活、工作和旅遊地點。該計劃涵蓋了考古、旅遊、文化、教育和藝術領域的廣泛舉措,體現了沙烏地阿拉伯王國 2030 年願景計劃中對實現經濟多元化、增強當地社區和保護遺產等優先事項的承諾。

At top is a general view of the SU100 platform; at bottom are details of the horn chamber. Credit: Wael Abu-Azizeh et al 2022 / RCU
At top is a general view of the SU100 platform; at bottom are details of the horn chamber. Credit: Wael Abu-Azizeh et al 2022 / RCU

 

The outline of the Kennedy team’s mustatil is at the forefront of this image of the landscape east of AlUla. They describe the location as “essentially hidden in the sandstone canyons”. Credit: Hugh Kennedy, AAKSA / RCU
The outline of the Kennedy team’s mustatil is at the forefront of this image of the landscape east of AlUla. They describe the location as “essentially hidden in the sandstone canyons”. Credit: Hugh Kennedy, AAKSA / RCU

 

In this overview of the Horn Chamber Mustatil (at IDIHA-0000687), SU300 marks the eastern wall of the mustatil, SU200 marks a stone cairn and SU100 marks the 7x2.5m platform containing the horn chamber. The cliff overhang protected the horn chamber from exposure to the elements, which accounts for the exceptional state of preservation. Credit: Wael Abu-Azizeh et al 2022 / RCU
In this overview of the Horn Chamber Mustatil (at IDIHA-0000687), SU300 marks the eastern wall of the mustatil, SU200 marks a stone cairn and SU100 marks the 7×2.5m platform containing the horn chamber. The cliff overhang protected the horn chamber from exposure to the elements, which accounts for the exceptional state of preservation. Credit: Wael Abu-Azizeh et al 2022 / RCU

 

資料來源: 美通社

You may also like

Traveltopia - 旅遊邦資訊平台